您所在的位置:清廉长沙 > 以案说纪 > 麻醉科主任的自我麻醉堕落之路
麻醉科主任的自我麻醉堕落之路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 发布时间:2021-01-28 09:21:32
分享

  “作为一位业务优秀的麻醉医生,她在面对诱惑的时候没有很好地把持自己,非常可惜。我一定要引以为戒,走健康清廉的道路。”2020年7月1日,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医院麻醉科医生俞静参加完浙江省人民医院原麻醉科主任胡双飞受贿案庭审,深受震撼。

  1989年从学校毕业后,胡双飞就被分配到浙江省人民医院麻醉科工作。曾经的她,兢兢业业,想患者之所想,急患者之所急。浙江省首例心脏移植手术台上有她的身影;为完成一例巨创标志性心血管手术,她23个小时未合眼;大年三十晚上一家人还没坐下来好好吃口饭,一个电话后她又奔向了手术台……一步步走来,她从一名普通医生、主任医师到硕士研究生导师、科室主任。

  组织给了胡双飞诸多荣誉,但她并没有满足。据她回忆,当时她看到有麻醉科医生因为过度劳累猝死,觉得这是一个高强度高风险的工作,而额外付出却得不到正常的回报。慢慢地,她的思想开始转变,特别是当上主任以后,拜金主义思想愈来愈浓。

  2011年,一支新药进入浙江省人民医院销售,生产药品的医药公司经理钱某主动找到胡双飞,称要与其“合作”。一边是安排生日宴、周末喝茶、车站接送,以“姐”相称打温情牌拉拢关系,一边游说所谓的回扣是公司正常资源,行内惯例,安全保险,使之放松警惕。“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我认为他办事妥当,待人接物靠谱。于是我便充分信任了他,彻底放下了担忧。”就这样,胡双飞心中的防线开始失守,渐渐落入了钱某的圈套。

  为了让自己受贿的行为更加隐蔽,胡双飞主动提出“手续”都要由经理一级的销售人员来对接。每次收取受贿款的地点也都经过精心策划。自认为天衣无缝,自以为瞒天过海,自以为死守同盟,没想到最后还是被“朋友”出卖了。

  享受过由医药代表带来的奢华生活后,胡双飞衣服要穿名牌的,化妆品要用高档的,轿车要开高级的,房子要住豪华的,物质追求不断升级。“社会上各种物质诱惑充斥着我,拜金思想和利益欲望侵蚀着我的内心,对金钱的渴求、侥幸心理、从众心理让我在这条不归路上越走越远。”胡双飞在反思中如是说道。

  从2012年起,胡双飞提出让某医药公司以会务赞助的名义提供回扣,这样看上去更加“合理”。而这笔钱实际上都进了胡双飞个人的账户,会务费只占了很小的一部分,剩下的均由其个人支配,大多用于宴请、旅游等项目。2016年年底的一个下雪天,一位医药代表找到胡双飞,一次性给了胡双飞20万元,美其名曰是公司给她这样的“超级VIP客户”的“年终答谢大礼”。

  在审查过程中,胡双飞交代:“对于这些药品回扣,我非但没有拒绝,反而全部欣然接受,还沾沾自喜于公司称呼我为‘超级VIP客户’。”她认为“年终答谢大礼”是医药公司对她的厚爱,认为她收了回扣是提升了代理人员的业绩,认为这才是所谓的双赢。权力与金钱,谄媚与奉承,就像强烈的麻醉剂,一直麻痹着胡双飞的中枢神经,直至坠入深渊,无法自拔。

  据调查,2011年至2019年期间,胡双飞利用担任麻醉科主任的职务便利,为数家医药公司的药品提供准入、销售、使用等方面的帮助,收受多名医药代表提供的药品回扣345万余元。

  在这个过程中,胡双飞并非没有犹豫过。2018年,省内某地医院麻醉科医生因受贿接受调查的消息爆出,一度让胡双飞寝食难安。但是,贪念大门一经打开,不安往往会被欲望所湮没。此后直至2019年7月期间,胡双飞仍旧肆无忌惮地收受医药代表的贿赂。2019年上半年,浙江省人民医院还组织医生赴警示教育基地开展警示教育,然而还是没有把胡双飞拉回正轨。

  面对组织、领导的多次谈话,胡双飞没有吐露实情,她以为说的越多罪责越重,因而错过了一次又一次自我救赎的机会。

  2020年7月,胡双飞因犯受贿罪,被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九个月,并处罚金50万元。

  在被带上警车的过程中,胡双飞还在发问:“我都已经如实交代了,你们为什么还要把我带走?事情真的有这么严重吗?”

  “医者,首先仁心,其次仁术。我这是完全背离了当初踏入医师行业第一天我自己宣誓的‘希波克拉底誓言’!”在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之后,胡双飞才想起了自己的初心和使命。然而,一切已经晚了。(通讯员 丁荣)

编辑:罗希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