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廉洁长沙 > 清风文苑
曾国藩不蓄银钱给儿孙
来源:廉洁长沙 | 发布时间:2019-11-29

  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三月二十一日,刚刚升任礼部侍郎的曾国藩给几个弟弟写了一封长信,对兄弟和家人作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交代:予自三十岁以来,即以做官发财为可耻,以宦囊积金遗子孙为可羞可恨,故私心立誓,断不畜积银钱为儿子衣食之需。盖儿子若贤,则不靠官囊,亦能自觅衣饭;儿子若不肖,则多积一钱,渠将多造一孽,后来淫佚作恶,必且大玷家声。故立定此志,决不肯以做官发财,决不肯留银钱与后人。此我之素志也。曾国藩的意思是说,我从三十岁以来,就下决心不靠当官来发财,不靠当官存钱给后代。儿子要是有本事就不怕没有饭吃。儿子如果不学好,家里钱多只会害了他们。所以我决心不存钱给孩子,这是我一以贯之的志向。

  这一年曾国藩38岁,升任正二品的礼部侍郎,正式跨入了高级干部行列。应该说,他是整个清朝汉族官员中最年轻的正二品官员之一,也是当时湖南最年轻的正部级干部,按品级他跟总督平级,比巡抚还要高半级。年纪轻轻当上高级干部,与他的道德、文章、才华,以及朝中大员的推荐和皇帝的赏识都分不开的,但最重要的是他近乎苛刻的自律,使他有了很高的道德素养,塑造了良好的形象和声誉。

  以当官发财为耻,以当官赚钱给儿孙为耻。曾国藩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大约在这封信的七八年之后,他当上了清朝最富裕地区的最高首长——两江总督。出入他内室的秘书赵烈文看了他的衣服和菜单,说他可能是清朝两百年来最寒酸的两江总督。而且,他不只是对自己要求严格,对子女也非常严格,甚至要求不许穿着华丽。有一次看见小女儿曾纪芬穿着一条彩色绸裤,曾国藩命令她立即换掉。女儿出嫁他只定了200两银子作嫁妆,对于一年的养廉费近两万两银子的大官来说,的确是“寒酸”。

  曾国藩虽不给儿孙钱,但在对弟弟和儿女的教育上,却倾注了极大的精力和心血,特别是他带兵在外打仗期间,对孩子的教育问题都会做周密的安排。他定期给孩子写信,不仅指导他们做人做事,也关心他们的学习。即使是战争最危急的时候,他也没有忘记教育孩子的事。他的家书,就是一本父亲对儿女的“优秀家庭教育专著”。两百多年来,曾家每一代都有很多优秀人才,这跟曾国藩“不蓄银钱给儿孙”,却特别重视对他们的教育,应该说有非常重要的关系,在今天看来,也尤其值得我们领导干部学习。(浏阳市委编办主任 张之俭)

编辑:罗希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