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廉洁长沙 > 清风文苑
竹花
来源:廉洁长沙 | 发布时间:2019-07-19

  竹,之所以为人称道,除其有节之外,那种弯而不折的韧劲也是感动的。我识竹,缘于乡下的老屋。

  老屋的禾场前是一口大池塘,池塘里有两座挑,一座是用石头搭的,两块五六尺长的条石,用后山上的大枞树削了皮再用竹篾扎两个架子一前一后一长一短地固定在池塘里,然后将条石搭上去,条石一头落在架上,一头落在池塘边上,稳当得很;另一座挑却是用三根棕树撬在一起做的挑面,架子也是棕树。搭挑时已经将架子打进池塘的底子上去了,否则这木挑会浮上来漂在水面上。枞树和棕树都是耐水的树木,常年浸在水里也不会腐朽,是搭挑的好材料。

  池塘里的这两座挑,棕木挑的时间更长,不知道是什么年代搭的,也不知道这挑经过了多少回的冬干夏满,雨蚀风吹,只知道做挑架子的棕树已经发黑,架子上的青苔晒干的时候可以一层层撕下来;而石挑却年轻得多,是老屋里的兄弟分家之后新起了屋,为了方便家里的女人和孩子到池塘里挑水洗衣洗菜搭的。当然,即使分了家,大家还是共用一塘水,建的房子也是围着这个池塘边,有适合的地方就建了,没有去建在别的地方。于是,当孩子们从外面回来时,也只说到老屋里或新屋里去,不说别的。

  池塘与老屋中间,除了禾场之外,还有一个竹塝,竹塝里长满了竹子,大的是楠竹,密的是斑竹,那些矮的可能也是斑竹,但大家都叫抱鸡婆竹子。竹塝将老屋与池塘隔了开来,但不管是那些高大的楠竹,密密的斑竹还是抱鸡婆竹子,竹叶子枯了之后,都落到了池塘里,落在水面上的围着池塘漂,落了沉的,则变成了池塘里的泥。有时候,有些竹根长到了池塘边上发出笋来,连笋壳叶也掉到了池塘里。那些嫩竹子或者竹丫子则耷拉在水面上,轻点池水。

  有一年,我还是很小的时候的一个秋天里,池塘边的斑竹突然开出了花来。在那些密密的斑竹上,那些竹节与枝丫的夹缝中,长出了一串串褐色的看起来很坚硬的花荚,花荚有圆粒的,也有子弹般尖尖的,虽不好看,甚至还有些丑陋,但也似有节;不知不觉间这些丑陋的竹花荚散开了,便成了一朵紫色的小竹花,小竹花忘情地开,在略带萧瑟的秋风里,在即将干涸的池塘边。这些小竹花凋落之后,也落到了地上,落到了竹根生长的地方。那两爿矮矮的抱鸡婆竹子,也从根部长出了很多竹荚,有的还是从没有褪下的笋壳叶里钻出来的,这些竹花在贴泥的竹根部开着,有的还直接从那根上开出来的,花开之后,也成了根。

  《山海经》中写道:"竹六十年一易根,而根必生花,生花必结实,结实必枯死,实落又复生。"《晋书》记载:"晋惠帝元康二年,草、竹皆结子如麦,又二年春巴西群竹生花。"我原以为竹是不开花的,而今已知,竹之开花,是竹之将死,而这竹之死,又孕育着新生。我惊叹于老屋边的竹花,她用死换取复生;我羡慕竹花,她终于落在了根部,和根融为一体了;或许,这带节的竹花,就是用这种方式绽放出它生命的意义。(保税物流中心纪工委 王湘)

编辑:罗希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