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廉洁长沙 > 清风文苑
良知是一杆秤 ——观新编晋剧《御史梁中靖》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 发布时间:2019-07-08

  清代道光三年(1823年),山西榆次县发生了一起“赵二姑烈女案”。榆次农民赵添和下地耕种,临近中午时分,赵妻吴氏为丈夫去送饭,留女儿赵二姑一人在家守门,赵二姑被邻家恶子阎某趁机闯入欺凌。阎家得知赵家要告状,就通过贿赂在县衙当差的邻居进而行贿县令。赵家父女到县衙告状,县令受贿,极力偏袒阎家,赵二姑悲愤难忍,当场用剪刀自杀,以死抗争。赵父急忙上前抢救,抱救中身沾血迹,又被县令诬为杀人灭口,赵父被拘捕牢中。赵母只能到省城告状,山西巡抚受贿,袒护县令、维持原判,赵母气愤不过头撞公堂。赵二姑的叔父到京城告状到梁中靖御史台下。梁中靖派员私访,查清原委,上书道光皇帝。道光令刑部派官吏查办,谁知刑部官吏也受贿,袒护巡抚。后来梁中靖亲督刑部审理此案,真相大白,恶棍阎某被处以死刑,知县以上7个贪官都被问罪。老百姓的沉冤得雪,此案轰动全国。后来,山西民间流传着一首民谣:“山西灵石夏门村,出了个清官梁中靖。梁御史,赛包公,一锤子砸翻了七颗印。”

  “赵二姑烈女案”载入了正史《清史稿》《山西大典》《榆次县志》,两百年来在当地民间广泛流传。

  新编晋剧《御史梁中靖》,就是取材于“赵二姑烈女案”的一段真人真事。

  该剧由山西晋中市纪委监委、晋中市委宣传部出品,由榆次区承办,榆次文化艺术中心、晋榆晋剧演出有限公司演出。该剧成功塑造了一位赤心爱民、不畏权贵、清正廉洁、直言敢谏的古代清官形象。自2017年底编排以来,该剧经过多次研讨,数易其稿,已公演80余场,受到观众欢迎。

  新编晋剧《御史梁中靖》在史实的基础上做了提炼和艺术加工,使得剧情更加紧凑和跌宕起伏:梁中靖在榆次老街巧遇状告无门的赵母,指点她去巡抚衙门告状,并派人到巡抚衙门请巡抚大人务必亲自审理此事。巡抚邱树棠为了不担责任、精心安排五堂会审,会审中五位官员官官相护,相互偏袒,维持原判。梁中靖得知赵二姑一案维持原判,翻阅案卷发现疑点重重,决定重勘此案。卜施仁打算将赴京告状的赵母杀人灭口,被梁中靖随从救下,并将卜施仁捉拿归案。榆次知县吕锡龄进京拜见梁中靖,梁中靖欲将其捉拿,不料朝廷下旨了结此案。梁中靖血书奏章,以死进谏。在梁中靖的坚持下,朝廷下旨,将此案彻底平反,涉案罪犯及官员一一服法。

  唱戏,唱的是众生之相;看戏,看的是世道人心。这出戏,除了彰显了正义、打击了邪恶、让戏里戏外的人出了一口恶气之外,最大的看点在梁中靖的抉择。

  这种抉择,是将个人的利害得失、身家性命放在良知正义的天平上来称量,如何取舍、如何去从。

  彻查赵二姑一案,要得罪从知县、知府、巡抚直到吏部七位官员,这七位官员背后又有着各自的靠山和关系,所以梁中靖就要冒着得罪家乡父母官、得罪朝中大员、打破官场裙带关系的风险,来审理此案。就在这时,朝廷偏偏下旨了结此案、不再审理。面对此情此景,梁中靖的随从劝他:这些年清廉为官、为朝廷分忧、为国家操劳,已经对得起天地良心、对得起社稷百姓了。言外之意是,这件案子到此为止,梁中靖也对得起自己的良知了。

  面对奸臣得意、狰狞、猥琐的笑容,面对当事苦主哭告无门的无助,梁中靖又一次走到了良知的天平上。最后梁中靖还是选择为民请命、维护正义。因为他知道,在自己内心的良知之上,还有一个更大更重的良知:民心与正义。

  最后,赵二姑一案沉冤得雪,屈死的亡人已经不可能再生还,但是民心得到了凝聚、正义得到了伸张、良知得到了彰显,换句话说,给了天下人一个交代。这,就是最大的良知。

  演悲欢离合,当代岂无前代事;观抑扬褒贬,座中亦有剧中人。

  正如一位观众所说,“演出真的特别棒!剧情设计得曲折动人,演员基本功了得,每个角色都塑造得很好,看得很享受。最值得一提的,通过200多年前的一桩公案,赞扬了廉洁清正的官风、弘扬了风清气正的社风,具有深刻的警示和启发意义。”(本报记者 刘同华)

编辑:罗希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