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廉洁长沙 > 清风文苑
谈谈简约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 发布时间:2019-06-10 14:40:34

  大道至简,天道崇简。惟至简者至丰,恰似至柔者至刚。

  道理贵在简约。少吃多动,早睡早起,身体好、休息好才能工作好。真理就是这么简单而有力。一般说来,一部著作、一篇文章乃至一个回答,如果不能用一句话来概括其核心要义,也就是所谓一言以蔽之,则要么是思考力不行,没想清楚,要么是概括力不行,没写清楚。文章写不出来,根本原因是书读得太少;身体不佳、睡眠不好,根本原因是锻炼太少;学业不佳、事业不兴,根本原因是琢磨不够、投入太少。有人问,长征中是怎么熬过来的?邓小平的回答只有三个字:跟着走。鲁迅说,从中国历史书中只看到了两个字:吃人。

  说话贵在简约。很多情况下,说得越多,效果越差,人家不仅记不住还反感。马克·吐温有一次在教堂听牧师演讲,最初他觉得牧师讲得让人感动,准备捐款。过了十分钟,牧师还没有讲完,他就有些不耐烦了,于是他决定只捐一些零钱。又过了十分钟,牧师还没讲完,于是他决定一分钱也不捐。

  读书贵在简约。读书有两个循环往复的过程:一是把书读厚,二是把书读薄。前者是生发、拓展、深化的过程,就是不存先入之见,从无疑处走向有疑,把事实搞清楚,把细节搞清楚,把重要节点和发展脉络搞清楚,更深一层把握事物。后者是概括、提炼、升华,所谓观其大略,掌握核心要义,把握精神实质,修正错误观点,从有疑处走向无疑,更高一筹看待事物。邓小平同志说过,“学马列要精,要管用的。”世界上的书是读不完的,关键是选精品、择精要、抓精髓,反复诵读、时常体味,这样就能纲举目张、一通百通。

  文章贵在简约。古代写文、出书极难,耗费精力、财力极大,造纸术发明之前尤其如此。故文字简约至极,常常字字珠玑、微言大义,多有不刊之论、传世之作。我以为,不能欣赏古文之美,便不能得中华文化之神韵。回忆我们能够记住乃至背诵的文章,大多短小精悍、洗练简约。一些较长的文章也能够流传下来,但人们往往只能记住几个精彩段落,甚至只能记住其中的金句。郑板桥有副对联写道,“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上联说的就是要以最简练的笔墨表现最丰富的内容,以少许胜多许。

  宣传贵在简约。汉高祖刘邦进咸阳,“与父老约,法三章耳;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这个安民告示,就是历史上有名的约法三章,可谓言简而意赅。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博大精深,其精髓如何概括?仁义礼智信,这五常可以说是中国传统文化价值体系中的核心因素。有人概括近代以来,我们主要解决三个问题:挨打,挨饿,挨骂。六个字,多么好记,又多么深刻。九十多年来,我们党带领人民走过的苦难辉煌历程怎么概括?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再到强起来。毛泽东同志曾说过:“打仗根本没有什么巧妙的,简单说,就是两句话,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这十个字和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游击战术“十六字诀”异曲同工,甚至更加一语中的、直抵要害。(谭评)

编辑:罗希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