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廉洁长沙 > 清风文苑
爷爷的遗嘱
来源:廉洁长沙 | 发布时间:2019-03-12 16:40:54

      窗外一片朦胧,墙上的钟摆悠悠晃荡,昏暗的天色总给人一种苍茫的深沉感,我突然想翻翻从前的日记本。

  日记本夹页里很丰富,有高考录取通知书、第一张献血证、入党申请书的草稿、结婚时父亲赠的壹分旧钞……日记的最后几页留着空白,里面还有一张薄薄的白纸。纸有些泛黄了,透出厚重的年代感。我打开它,心底发出一声惊叹:这是爷爷的遗嘱。

后事预告

  为父今年花甲已过可谓老矣,为防不测特此嘱告儿孙如下:

  一、为父老后不应土葬,亦不大葬。应尽量延续其生命,其方法为:将遗体捐赠给国家医疗事业。……如眼角膜。移植成功一人则给了一个人之光明。

  ……

  彭乾复

  1999年12月27日

  爷爷出生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的农民家庭,在战乱年代吃过很多苦,“土改后,前村后村的日子都好过了。”爷爷从苦难中走来,却从未抱怨过苦难,每当他说这些的时候总是带着微笑。

  小学时,爷爷曾是我的社会课和科学课老师,他从不拒绝孩子们天马行空的提问和发言,他的课堂总是分外活跃热闹。讲到三角形的稳定性,他请我们在生活中举例,孩子们七嘴八舌有说尺子的有说内裤的,我灵机一动想到屋顶,博得爷爷大加赞赏。爷爷还是我的私人书法教练,每天练40分钟毛笔字是我雷打不动的功课。有时我耐不住性子,写得快而潦草,他会默默重新拿出新的纸张,告诉我书法是中国人的艺术,要学就得一丝不苟。

  那个年代,农村教育资源有限,爷爷主动兼任了片区录像放映员,一个放映机、一张幕布、几盘胶带电影、一辆自行车,爷爷就这样独自辗转在几个小学之间。他的到来总会引起孩子们一片欢呼,我们看了一遍又一遍《闪闪的红星》,爷爷不厌其烦地听我们讨论潘冬子的故事,告诉我们要坚强勇敢、要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

  为了让孩子们接触到更多外面的世界,爷爷在家里自建了一个免费图书馆。最妙的是,他把图书馆的管理权交给了我们:他聘请我和3个小伙伴作为图书馆管理员,跟我们讨论怎样运行这个小小的图书馆,在他的带领下,我们开动脑筋,思考怎么购买书籍、制作目录、完善借阅手续,才能让小伙伴们好借书、看好书。

  这些都是二十多年前的往事了,然而放到今天,他的教育理念也毫不过时:他像尊重成年人一样尊重每一个孩子,鼓励孩子们发挥想象力和创造力。他不仅教会我们知识,还教会我们如何用知识理解生活,教会我们如何用知识去服务他人、履行责任。

  某天,在爷爷的书房里,我看到了一本湖南省医学院遗体捐赠协议。协议好几页,里面条条款款写着将遗体无条件捐献给国家的科研事业,落款是爷爷的签名。在上个世纪,人们还多半固守着“入土为安”的传统思想,避讳谈及遗体捐赠。我惊讶于爷爷的开明和勇气,转头看向他。而他只是戴着老花眼镜在窗边安静地读报。我没有深问,却在太阳投在他白发上折射出的光芒里,看见了伟大。

  爷爷去世以后,父辈遵从爷爷的遗愿进行了遗体捐赠。“人活一辈子,不能只想自己,要为他人为社会多做点贡献。”爷爷在生命的终点为我上了最后一课。而这张写着爷爷最后遗愿的白纸被我小心地夹进日记本,多年不忍卒读。岁月黄了纸张、褪了墨色,却未曾冲淡我的记忆。他对我的教养和期许,早已融进我的灵魂。

  钟摆依旧悠悠,窗外也仍然是一片朦胧,可我的心里已分外清明。

  “你怎么找出这个啦?”先生在我旁边坐下,看到茶几上的壹分旧钞,“五三年的版本现在很少见了。收藏起来,可以当传家宝。”

  “亲爱的……”我把爷爷的遗嘱小心地递给了他,“真正的传家宝,是这个!”(芙蓉区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大队 彭漾)

编辑:罗希特